小學生寫信給北京市水務局:我家門前的河好臭

2016-07-22 11:19:53 admin


1463102414341712.jpg

北京市朝陽師範學校附屬小學的二年級小學生朱彥澎的信

寄信後快一個月,剛滿8歲、北京市朝陽師範學校附屬小學的二年級小學生朱彥澎(小名“澎澎”)終於看到了北京市水務局副局長潘安君的回信。信裏說,朱彥澎家門前的亮馬河段將於2016年9月“恢複水清岸綠的怡人景觀”。

負責管轄治理亮馬河的朝陽區水務局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目前水務局正在對河道原有的汙水管線進行疏通,並準備新建部分管線對收集的汙水進行處理。

朝陽區水務局提供的一份資料顯示,澎澎家門前的亮馬河全長9.3公裏,西起東直門外小街,一直向東北方向流入壩河。亮馬河分為兩段,東四環路以上段的5.6公裏河道從2008年治理以來成為景觀河道,下遊至出口的3.7公裏河道主要用於防汛排洪。而澎澎家門前的河段屬於下遊,河兩岸多為棚戶區、農貿市場等。

1463102501819254.jpg

北京市水務局副局長潘安君的回信

澎澎的信:能填平門前臭河嗎?我想讓家人健康長壽

澎澎寄出的信是一張20*20的作文格子紙,信上有歪歪扭扭的鉛筆筆跡:“北京市水務局局長,您好!我是一名二年級小學生,我家住在駝房營南裏的小區裏。我家門前有一條很臭很黑的小河,每次路過我們都捂著鼻子。因為我想讓我的家人健康長壽,請問能把我家門前這條臭河填平嗎?請您幫幫我們。”文字下麵一道綠色水彩筆的痕跡隔開,下麵畫著一個別嘴的表情,旁邊寫著:啊!好臭!

雖然從大概四、五歲開始,澎澎便不時提起這河需要治理,但是家裏人也沒辦法,就一直讓他戴口罩。“那天,他又說起這事,我就跟他說,這得反映給政府部門才管用,於是他就想寫信給領導。”歐女士說,是澎澎上二年級後認字多了,所以才想到這個辦法。

最開始不知道寫給誰,母子倆便找到北京市水務局官網,再找到負責水體治理的是潘安君副局長,便決定寫給潘安君。

“澎澎的信剛寫出來時,我看他有好些錯別字,還讓他改了幾遍。”歐女士覺得,孩子有環保意識挺好,應該支持。再說小河如果真的最後治理了,小區能獲益,自己心裏也舒暢。寫完信的那天是3月19日,歐女士記得,他們隨後幾天便寄了信。

1463105691364070.jpg

朱彥澎家門前的亮馬河東四環下遊河段

水務局副局長:今年9月你們家門前的小河就會水清岸綠

4月13日左右,朱先生接澎澎放學回家,順手打開信箱,發現了這封回信。還在樓道裏,他們興奮得沒忍住就拆了信。

潘安君在信中說,門前這條河應該是亮馬河的東四環外河段,河水渾濁、有刺鼻氣味的情況,源於兩岸居民人數的增加,以及更加嚴重直接排放入河的生活汙水。回信還提到,現在北京正在實施亮馬河四環至五環段的截汙工程,“預計到了今年9月份,你家門前的小河又將恢複水清岸綠的怡人景觀。”信的最下麵有潘安君的簽名,落款時間是3月28日。

收到回信後,歐女士很驚訝。“寄了信後,他(澎澎)隔幾天就問我有沒有回信,我壓根沒想到局長會回信,後來看他挺失望的,就跟他說,即使沒回信隻要治理了也是好事”。她為自己沒及時查看信箱覺得有些愧疚。

1463105739368847.jpg

工人已經在治理這段河道

水務局:河道曾治理多次,正在實施截汙工程

澎澎媽媽說的沒錯,澎澎寄出去的這封信很快到達北京市水務局,也很快被北京市水務局副局長潘安君收到。

3月22日,在澎澎的信寄出的第三天,潘安君在信上批複道,“請排水處會同朝陽區水務局抓緊了解情況及治理計劃告我。”澎澎最後收到潘安君的回信中稱,澎澎家門前的亮馬河段已經開始實施截汙工程,收集周邊居民的生活汙水,預計今年9月,這條河便會重新恢複水清岸綠。

負責管轄治理亮馬河的朝陽區水務局向澎湃新聞提供了一份資料,資料中說,澎澎家門前河段惡化的水質和產生的異味,主要源於沿岸居民向河道排放生活汙水、傾倒垃圾。

資料顯示,2002-2003年、2007年、2010年、2012,水務局分別通過修建汙水管線、3處小型汙水處理池、封堵新增排汙口、汙水截流等方式治理亮馬河,但下遊兩岸居民的生活汙水排放過多,汙水管線和處理池超負荷運行,已基本失去處理能力。

朝陽區水務局表示,水務局目前正在對原來的汙水管線進行疏通,準備新修一部分汙水管線,將沿河汙水截流進入附近的酒仙橋汙水處理廠。

前幾天,歐女士說,她看到河道裏已經有工人在施工了。“工人告訴我,要用石塊把河底鋪平,修整河道。另外還有兩個大圓管子,說是要放水養魚塘。”

她說,澎澎收到回信後,她忍不住發了一條朋友圈,一共有快100人點了讚。而澎澎還是總惦記著9月河就能變幹淨的事。“今年9月,河就能恢複‘怡人景觀’了,這挺好。”澎澎說。

家人:從小就有分類收集垃圾的好習慣

澎澎的環保意識從哪裏來?家人回憶說,大概是從小形成的好習慣,“還有家人對周邊環境不滿,大概也讓他有改變的願望。”

歐女士說,自己有時候把(不)可回收垃圾扔錯了,澎澎都會指出來。”他有時候會跟垃圾箱這邊看,跟我們說哪些應該丟進可回收,哪些丟錯了。”

對於隨後垃圾如何收集處理,澎澎也能簡單講一點。“垃圾首先要打包,比如瓶子是可回收的,在鍋爐裏燒了,就會變成別的瓶子。”在澎澎5歲左右,朱先生夫婦給他買了一係列科普叢書。澎澎說,他最愛看兩本,其中一本就是講垃圾回收處理。

朱家住的樓裏有一個經常在樓道裏抽煙的鄰居,有次父子倆下樓,正好碰到這個人在吸煙,澎澎就直接上前去說:樓道裏不能吸煙。“我記得之前有一次,也是我倆出去,我當時跟這人說這樣影響不好,估計他就記住了。”

擔心空氣不好影響身體健康,朱先生夫婦會讓澎澎在外麵戴上口罩。有時候,澎澎覺得憋得慌不想戴,朱先生就跟他解釋,如果不戴,PM2.5會吸進肺裏,如果戴,會憋氣,讓他選一個。後來,澎澎再說起他的口罩,便是“超級無敵”了。

朱先生說不上來澎澎的環保意識究竟從何而來,但是他隱約覺得,與孩子生活的整個環境有關。“從他四、五歲開始,一到假期我們都會開車出去自駕遊,一般都找環境比較幹淨的地方,我們也會告訴他以後要住在幹淨美好的地方。”哪裏幹淨美好呢?在去過的城市名單裏回憶了一小會兒,澎澎說,哈爾濱不錯。

1463105829995256.jpg

朱彥澎在蟒山森林公園春遊時的照片

班主任:熱愛保護環境,也會影響周邊同學

對家門前這條臭河,澎澎有一個形象的比喻:“它特別綠,特別臭,像一條彎彎的、臭臭的小路,還泛著很古老的臭味。”

朱先生說,他和澎澎一起去附近的菜市場買菜時,會經過這條河。“他(澎澎)有時候會問,這河裏有魚嗎?我就跟他說,你看這麽髒,能有魚嗎?”家裏澎澎的書桌上,小魚缸裏有魚遊啊遊,澎澎負責給魚喂食。

澎澎就讀的學校是朝陽師範學校附屬小學的西壩河校區,這個二年級班上一共有31個同學。班主任王輕鬆說,澎澎的成績很穩定,可以排進班上前5名。

澎澎所在的班級,每月會進行一次獎項評比。班主任王輕鬆老師告訴澎湃新聞,澎澎經常獲得的是紀律類、講衛生類的獎項。

4月中旬,當時全班一起去北京西北郊的蟒山森林公園春遊。野餐後,好幾個同學丟下還沒收好的食品包裝袋、飲料盒,便準備去玩。一旁的澎澎主動幫忙將垃圾撿進塑料袋,幾個同學見了,也圍過來一起撿垃圾。“每次春遊都會提醒小朋友每人帶一個垃圾袋,澎澎每次都會記得。”王輕鬆回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