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加碼春風至 萬億PPP點燃新一輪“戰火”

2019-02-27 13:47:44 user2

截至2016年3月末,全國PPP綜合信息平台項目庫入庫項目7721個,總投資8.8萬億元。其中環保相關的PPP項目在整體庫中占有較大比重,生態環保相關PPP項目投資額超過1萬億。不難發現,自2015年,環保上市公司的PPP訂單數量及訂單規模明顯增加,也寓意著我國環保PPP時代已經到來。

政策加碼春風至 萬億PPP點燃新一輪“戰火”

2016年7月初,財政部公布了全國PPP綜合信息平台項目庫最新季報。

截至2016年6月末,全國PPP綜合信息平台項目平台入庫項目9285個,總投資額10.6萬億元,成功突破10萬億,這應當是季報中最大的亮點。從1月末到6月末,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入庫項目的總量從6997個增加至9285個,投資額從81322億元增長至106000億元,增長率均超過30%,呈現快速發展的態勢。自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PPP模式受到力推,各種PPP利好政策相繼出台,促使中國在不到3年的時間內發展成世界最大的PPP市場。

除了項目總量的增長外,項目的落地情況亦在逐漸加快,向好的方向發展。根據現有數據,已進入執行階段的項目數量分別為1月末298個,投資額4147億元,3月末369個,投資額5138億元,6月末619個,投資額突破1萬億,其中第二季度新增250個落地項目,投資額增加近0.5億元,項目總量持續增加,落地項目投資額可觀。從落地率上看,一月末為20%,第一季度為21.7%,第二季度為23.8%,穩步提升。

不難發現,中國式PPP落地在不斷加快同時,亦醞釀著即將爆發的信號。

撬動萬億投資熱潮

進入8月,和氣溫一起升高的還有各地推進PPP(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熱度。

來自權威媒體的報道消息稱,在國家級引導基金頻頻出手簽約的同時,地方設立PPP引導基金的進程也在提速,市政、環保、交通等項目已經在全國各地全麵開花。目前我國國家級和地方級引導基金規模合計已經超過7000億元。業內預計,千億基金將撬動起萬億規模的建設熱潮。

近期,中央財政引導設立的1800億元國家級PPP引導基金已正式“出手”,一周之內接連簽約兩筆,分別落在內蒙古1、2號線軌道交通項目和河南五個示範項目。其中,對內蒙古項目首單投資總額24億元,對河南省內鄭州棚戶區改造、洛陽城鄉一體化等五個項目投資20.5億元,涉及項目總投資310億元。

與此同時,地方級的PPP引導基金設立也在提速。根據清科研究中心的搜集整理,目前已公開披露的國內PPP引導基金注冊資金總規模已經超過7000億元。其中地方層麵,黑龍江、新疆兩地省級引導基金均在千億規模,分別為1340億元和1000億元,山東、福建、浙江等省級基金都在百億規模。此外,湖南、海南、陝西、甘肅等地也在籌備設立PPP引導基金。

業內專家表示,PPP引導基金的設立,通過政府部門的帶動效應起到杠杆的作用,將助力於撬動國內價值萬億的PPP市場。而事實上,從2015年5月頂層設計明確之後,地方就掀起了一陣PPP啟動的熱潮,集中推介、招標,成立PPP引導基金,出台獎補辦法等,推動PPP項目簽約規模急劇攀升。公開資料顯示,僅去年下半年簽約規模就已達近萬億元。業內預計,隨著政策扶持不斷加碼,創新金融工具陸續推出,今年將是PPP項目推進過程中機遇與挑戰並存的一年,PPP項目將開啟商業化發展的新階段,同時迎來落地執行階段的大考。

環保PPP獲青睞

顯然,隨著政策扶持力度的加強以及融資渠道的多元化,未來PPP項目發展加速可期。

其中尤為備受關注的是,環保在運用PPP模式參與運營的行業中,環保領域的潛力被市場看好。專家認為,由於環保產業具備一定的準公共產品屬性,PPP模式在這個領域的推廣將有利於整個產業的發展。財政部PPP中心發布的第三期季報正好佐證了這個觀點。在105個已經落地的示範項目中,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領域有9個項目,占比9%。綜合公開數據來看,市場估算目前環保PPP項目規模超萬億。

“因為環保企業PPP項目現金流非常穩定,政府違約風險較小,再加上其對整體運營以及專業技術要求比較高,所以優勢很明顯。”國信招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PPP研究中心副主任童再軍如是說道。事實上,一些公司已在布局環保PPP項目。生態環保PPP龍頭東方園林自2015年至今累計在手PPP訂單超過400億;東江環保中標泉州PPP項目,聚焦優質危廢處置主業;葛洲壩進軍環保領域後,借助央企背景,也有望快速拓展環保類PPP業務。

基於此,業界普遍預測,在政策的推動下,環保PPP未來盈利空間非常大,許多企業都意識到這是一次投資機遇。有力的佐證源自公開數據。2016年我國大氣汙染防治專項資金計劃將投入111億元,水汙染治理專項資金將達到140億元。我國土壤汙染治理難度更大,所需投資也更多。“持續增長的環保投入預計將拉動更多PPP項目實施。”業內人士說。

別讓資金壓力製約PPP

但不可否認的是,隨著大量PPP項目上馬,業界資深人士金永祥介紹,之前現金流良好的一批PPP項目大多已“名花有主”,目前推動的PPP項目現金流壓力都比較大。無論公共產品、公共服務,還是基礎設施建設等項目都存在現金流緊張的問題。

“‘國進民退’並不是PPP模式引起的,但隨著近兩年來PPP項目大量湧現,這一問題突顯出來。”一方麵,地方政府在選擇合作企業時,一定會有限考慮資本更加雄厚、融資更加容易的國企。目前,已經有不少大型國企以平台公司的模式進入PPP領域。對此,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介紹說,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國企本身形成了另外一種投資平台,同時可以集成技術、運營等方麵為一體,在與地方政府接觸時更有優勢。

另一方麵,民營企業融資困難,造成項目中現金流壓力大,承擔的風險也相對較大。逯元堂認為,這導致有些企業由於融資壓力無法參與PPP項目,而融資能力強或者資金實力雄厚的企業更有機會。同時,“我國公共服務、產品的價格體係沒有理順,不少PPP項目不是全成本計算體係,這給PPP社會資本方帶來很大風險。”薛濤認為。這也被認為是PPP項目中“國進民退”現象出現的原因之一。

那麽,民營企業是不是完全失去了參與PPP項目的機會?其實不然,薛濤介紹說,目前的PPP項目中,民營企業或中小企業可以選擇資產變現性較好的項目投資,比如環境監測、垃圾收運、河道治理中的可移動裝置等,或許可以通過融資租賃等方式轉移風險。

此外,也有不少民營企業與國企展開合作參與PPP項目。誠如大型國企取得一個項目後,搭建好平台,在某個緩解的設備、技術等方麵與具有特色的民營企業或中小企業合作。

原標題:政策加碼春風至 萬億PPP點燃新一輪“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