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

2016-07-30 09:23:55 user2

●截至2016年6月底,除環境保護部屬8家機構完成脫鉤外,全國已有286家省、市級環科院所完成脫鉤,剩餘64家還未完成脫鉤。年內還有第三批係統環評機構需按期完成脫鉤任務。

●按照《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資質管理辦法》(環境保護部令第36號)的有關要求,以及環評行業管理和發展的實際需求,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日前向環境保護部申請環評機構以及環評從業人員水平評價體係項目研究。

“我們決不允許‘卡著審批吃環保、戴著紅頂賺錢。’”2015年兩會期間,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記者會上,環境保護部部長陳吉寧對外承諾,環境保護部所屬事業單位的8個環評機構率先全部從環境保護部脫離,其他地方的分批分期也要全部脫離,逾期不脫離的,一律取消環評資質。

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6月底,除環境保護部屬8家機構完成脫鉤外,全國已有286家省、市級環科院所完成脫鉤,剩餘64家還未完成脫鉤。年內還有第三批係統環評機構需按期完成脫鉤任務。

沒有了“鐵飯碗”,就意味著改製後的環評機構要麵對純粹的市場競爭。作為獨立的企業,如何在發展過程中做大做強是脫鉤後的環評機構麵臨的問題。

專業人才構成核心競爭力

環評機構轉型後,企業更注重人才引進、培養和激勵

據了解,專業人才對於環評機構來說是最核心的競爭力。環評機構在脫鉤改製後,麵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專業人才的引進和培養,隻有解決人員和技術問題,保證業務質量,才可能談得上企業的發展。

具有注冊環評工程師資格的業務人員很多在原來的事業單位都擁有行政職務。環評業務從環保係統徹底剝離,也就意味著一部分環評專業人才存在著分流情況。

為此,有企業開始注重人才培養。

“人才引進的獎勵機製,就是為維護公司資質,提升公司競爭力做好儲備。通過人才的引進,我們希望可以進一步增強公司在專業領域的實力。”陝西某公司總經理表示。

在對外引進人才的同時,進一步挖掘內部人員的潛力也很關鍵。2004年就完成轉企改製的廣東某研究院有限公司采用各種形式,實現了對員工進行專業知識的培訓,提高人員的技術素養和專業水平。

在激勵機製方麵,廣東某研究院有限公司重視員工對於業務創新的獎勵和分享。而另外一家環保公司對於每年考取注冊環評工程師的員工按考取周期每人獎勵1萬元~3萬元獎金,並設置各種單項獎項。

體製改革告別“大鍋飯”

公司化運營提高工作效率,業務質量把關體係成熟

環評脫鉤改製,產生的影響是破除了行政體製所帶來的“紅利”。

“環評機構在舊的經營體製下,多數是以吃‘大鍋飯’的形式,這種管理模式和分配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不能夠激發人員的工作積極性。”中國環保產業協會環評分會理事長祝興祥認為,改製後的環評機構通過公司化運營,可以有效激發員工的積極性,提高其工作效率。

為此,陝西某公司陸續出台並修訂了一係列管理、激勵製度,涉及人事薪酬、行政後勤、報告質量、財務管理、市場開發等各個方麵,使企業管理有據可依、有章可循,全麵提升了公司的管理能力,為公司的發展壯大奠定了堅實基礎。

同時,公司還不斷完善績效考核,加大對員工的考核力度。對於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分別進行差異化和精細化的考核,有力推動了公司各項業務又好又快的發展。

廣東某研究院有限公司院長洪偉表示,製度、規章的製定和進一步精細化,使轉製後員工的積極性有了明顯的提高。

“脫鉤改製,去除了行政背景,但是對於環評質量的要求卻絕對不能放鬆,因為要直接麵對市場競爭,可以說環評質量的優劣也是決定環評機構能否生存的重要因素。” 洪偉介紹說,在加強管理和激勵措施的同時,對於環評業務的質量把關也有一套成熟的機製。

2007年起,該研究院有限公司編製了“環評服務過程控製程序”,並先後4次根據公司發展和環評質量的要求對其進行修訂,分別從28個和16個步驟逐一明確和規範環評報告書和環評報告表的的具體工作內容和職責,並製定了相應的考核標準,以規範環評工作,保證工作質量,防止不合格情況發生。

早改革早受益

擴大經營範圍和業務領域,綜合服務成發展方向

“公司成立3年以來,我們認識到單憑環評業務是難以生存的,在發展過程中,我們也一直在探索如何創新發展、綜合發展,如何使我們的企業做大做強。”廣東省廣州市番禺環境科學所有限公司於2013年轉製,公司負責人胡應成介紹說,從業務量上來看,2015年公司的業務量約為1200萬元,多出2012年轉製前700萬元左右。

這其中,既有市場範圍的不斷擴大,也有業務領域的不斷拓展。公司成立後,番禺環境科學所有限公司以環評業務為主,走出番禺,向全省布局,目前環評業務已經覆蓋廣州市12個區,以及佛山、中山、珠海、肇慶和清遠等周邊城市。

在業務種類方麵,公司也在環境監理和環保工程,清潔生產和水土保持方案以及規劃環評和企業“環保管家”等方麵進行了拓展和嚐試。

同樣是脫鉤改製,擁有更多技術力量的陝西某公司在業務的拓展和範圍方麵的成績更為明顯。

該公司在改製首年就簽訂了超過1億元的合同,實現淨利潤2307萬元。這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省外業務的成功拓展。改製之後,公司構建了以陝西為中心,輻射周邊的市場網絡,並與省內外地方企業建立戰略合作關係,並設立分公司,打開了以往難以介入的省外市場。

早改革早受益,率先轉型,則可以更早的得到實惠。

2004年,廣東順德環境科學研究院有限公司完成脫鉤改製。洪偉介紹,改製前公司的環評業務占比60%,ISO14000等谘詢業務占比為10%,科研與工程占比30%;改製後雖然環評業務占比仍為60%,但是在地域範圍上明顯擴大,而清潔生產環保驗收等谘詢業務占比20%,科研與規劃占比10%,環境檢測與其他占比則為10%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與改製前相比,廣東順德環境科學研究院有限公司轉製後的產值是轉製前的大約40倍以上。雖然在業務占比上企業綜合性業務沒有變化,但實際上的業務量則有著明顯的增加。

擴大經營範圍,拓展業務領域,較早改製完成的企業為之後環評機構的發展提供了借鑒。2016年年初剛剛完成轉企改製的浙江仁欣環科院有限公司負責人張冰就表示,除環境影響評價,公司將秉承寧波市環科院多年在環境科研、資訊等領域的豐富經驗和專業精神,力爭整合提升各類資源,力求將其打造成環保谘詢服務業的龍頭企業。

“雖然轉企改製後的環評機構大多比較依賴環評業務,但從長遠發展來看,要生存甚至做大做強,企業在業務的拓展範圍方麵環評的比重會逐漸下降,而綜合的環境服務、谘詢業務的比例應該逐漸增大。”祝興祥表示。

“由於環評機構的素質參差不齊,環評隊伍存在工作質量不高,內部管理鬆散等問題,沒有對於環評機構的分級評估,對於建設項目單位來說也很難選擇。”環境保護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劉曉文認為,應該建立環評機構的水平評價體係。

有業內人士認為,從市場供應角度分析,除需要引進和培養專業技術人才以及明確企業未來發展方向,目前市場還需要擁有一套對環評機構的科學評價和評估體係,以客觀、公正反映其真實的技術能力和業務水平。

首先,環評專業人才在改製過程中可能出現分流,新注冊環評工程師的數量沒有明顯增加,加上環境資質管理辦法對環評機構的要求等,導致出現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存在資質掛靠等問題。

其次,在調研中受訪企業還告訴記者,目前市場上對於環評谘詢服務沒有明確的價格指導規範,這就可能致使市場存在低價競爭、惡意競爭等亂象。

為了防止可能出現的市場亂象,除了對環評機構的監管,對現有環評機構的科學評估也顯得至關重要。

按照《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資質管理辦法》(環境保護部令第36號)的有關要求,以及環評行業管理和發展的實際需求,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日前向環境保護部申請環評機構以及環評從業人員水平評價體係項目研究。

劉曉文表示,評價體係的建立可以遵循自覺自願的原則,其目的是為了除環境主管部門對環評機構的監管之外,用評價體係的方式使環評機構的競爭力真正回歸市場,給市場一個科學、準確和客觀的參考。對於環評技術人員,他認為應該建立環評工程師和相關專業技術人員的水平評價體係,通過建立行業內獎懲機製約束和規範從業人員行為,提高業務水平。


 

中國環境報